今天是:
當前位置:首頁 >政務資訊 >工藝建筑

古黟村居和諧環境之簡述(之三)

瀏覽次數:23333 信息來源: 黟縣地方志 發布時間:2019-12-02 15:02:42
[字體:  ]

    古黟村居環境,除了十分重視人與自然環境的和諧相處外,追求和諧的人文環境也是一個重要方面。徽州是程朱理學的發祥地,宗法制度較他處更為森嚴完備。早年,為保持宗族凝聚力,抵御外族入侵,人們紛紛實行聚族而居。黟縣聚族而居之處曰村莊。莊即建筑在山林田野間之住宅,它不同于村寨,也不同于屯、堡之類的人居之處。寨是防衛所用的木柵;屯有駐防之義;堡原指土筑的小城,后又指軍事上的防御物。寨、屯、堡的形成,體現了居住者是把對他人的防御放在首位,表現出來的是典型的排他性。
    黟縣村莊,幾乎都是依山傍水,沒有設置與外界相間隔的障礙物,有的也只是以溝渠、河道、山梁等自然物體為界。從總體布局來看,黟縣的村莊呈現出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開放性、包容性、吸納性,這也正成為了徽州文化之所以可以形成的基石。環黟而行,所到村莊,村頭與村尾均有大路與鄰村相通,村與村之間還建有路亭、茶亭,以方便來往行人休息,有的村莊甚至任由府縣驛道從中通過。大路兩旁開設店鋪、作坊,日夜迎送四面八方之客,久而久之村莊竟有了街道的稱呼。如黟縣的十都際村,曰際村街;四都古筑村,曰古筑街;六都石山村,曰石山街;五都南屏有秦家街,二都蜀里有胡家街等等。明清時期,寧池古驛道就從十都盧村中心通過。人們在驛道兩旁開設了多家客店、轎行、貨棧,村莊也由此而日益繁榮興旺,據說其中“木雕樓”的主人盧邦燮,當年就是跟隨在此歇腳的外地商人出門學徒經商而發跡的。
    當然,在宗族制度籠罩下的聚族而居,必然也追求住宅建筑的規范化、系統化。這具體表現在同一村落,各族各房宗祠、民居界域分明。民居住宅基本上都是以祠堂為中心而如眾星拱月般簇擁著它。從另一角度看,祠堂作為宗族成員議事、行使族權、祭祀天地祖先、討論村規民約的場所,坐落在村落的中心或顯著位置,既方便村民的集中,也加強了村民的交往。南屏村的葉姓宗祠、支祠,就是在村中心位置,坐北朝南一字排開,而民居住宅則是沿祠堂兩側巷弄,往后有規則延伸而建,從而也就形成了幽深的多條巷弄。
    祠堂大門的前面,一般都得讓出一大塊空地,一律用石板鋪就。祠堂稱之“廳廈”,空地便稱之“廳坦”。這里是公共場所,是村民自然聚集之地。冬日便于大家晾曬干菜,曬陽取暖;夏夜又是納涼去暑,聽長輩講古的好去處。如遇年節,這里更為熱鬧,祠堂里唱大戲,廳坦上擺小攤,此時外村外姓人的到來是絕不會阻攔的。有的村子甚至還會特地邀請外村人來進行舞龍舞獅、演出地戲等活動。《南屏葉敘秩堂值年規則》中記載,每年正月初四、初五日,四都里田村、五都中墩村的儺神戲,元宵節三關會的游龍燈板等都要來到南屏村敘秩堂前進行表演。以往的西遞村,每年都要舉行一次“開柵”娛樂活動。“開柵”就是斗蟋蟀,場地也往往選在祠堂前的門樓和廳坦上。一到“開柵”日期,各村人士紛紛前來參斗,其中也有許多看熱鬧、走親戚、做生意的,一時間西遞村人來人往,熱鬧非凡,如同過節一般。此時的廳坦就成了人際交往、和諧相處的重要場所。
    村莊的水口,一般都建有村口橋、文昌閣、奎星樓、文峰塔,甚至廟宇庵堂等建筑物。如五都南屏村的水口除了植有萬松林,修有萬松橋,還建了文昌閣、觀音樓、雷祖殿等。這些公共設施,雖然在風水上有固一方元氣之說,但更為現實的是有利于村民往來,也為過路行人提供了乘涼納蔭、歇息躲雨的場所,還給文人雅士聚會品茗、談詩作畫,提供了非常幽雅清靜的環境。一些宗教祭祀活動也可以在遠離村居密集之處進行,使得村莊始終處于祥和寧靜之中。甚至有的村莊還將書屋也移至水口處,以免孩子們的喧鬧打擾了村間平和的生活。如三都黃陂村的“云門書屋”,就建在村外的水口處。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西甲积分榜最新排名排行榜